12月23日,瀏陽關口街道金口村,在建駕校相關訓練項目大部分已完工,訓練場已現雛形。圖/瀟湘晨報記者 楊旭 實習生楊楊
  紅網長沙12月24日訊(滾動新聞記者 張樹波 彭武芳)在瀏陽關口街道金口村,有一個占地90餘畝的在建駕校。目前駕校訓練場已基本完工,卻仍沒有辦理國土用地手續。關口街道辦曾與當地國土部門聯合執法,六次強制要求其停工,施工方卻與執法部門玩起了“躲貓貓”,私下又重新開工建設。駕校負責人、金口村村支書坦言,駕校場地施工時未辦理相關用地手續,“現在正在申請補辦”。
  在瀏陽關口街道金口村開花炮廠的曾水生覺得自己很“冤”:花炮廠旁有一家正在建設的駕校,因兩者未達到安全距離,花炮廠被安監部門多次要求停工,而這個在建駕校並沒有辦理用地手續。
  12月23日,瀟湘晨報記者從關口街道辦瞭解到,他們曾多次出面協調,並多次暫扣駕校施工工具,但問題仍未解決。瀏陽市國土局執法監察大隊黃波表示,因該場地沒有用地手續,他們曾下達六次停工通知。
  [村民] 駕校沒辦理用地手續離花炮廠僅13米
  曾水生說,他經營的花炮廠於2003年開辦,自從旁邊的駕校開建,他遇到了麻煩,“駕校離花炮廠亮珠生產線最近的距離只有13米,考慮到安全隱患,安監部門多次要求花炮廠停工,我每天損失上萬。”曾水生說,街道辦曾協調多次,當時還簽訂了用地協議,承諾保持180米以外的安全距離,“如果距離太近,容易發生安全事故。”
  “十幾天功夫,駕校訓練場建得差不多了。”曾水生說,從3月份開始,發現在建駕校在廠區安全距離內,他曾多次向相關部門反映,但駕校還是建起來了。“駕校連用地手續都沒有。”曾水生說,駕校負責人是金口村村支書黃旭,對方在金口村板橋組徵了上百畝地建駕校,“有40餘畝農田,60餘畝山林。”
  曾水生說,國土部門曾多次來執法,但每次執法人員離開,施工方又開建。他們九月份開工後被叫停,11月底又開工,“現在場地已經建的差不多了。”
  關口街道安監與企業管理站負責人彭向證實,該花炮廠已停工,原因是“該廠亮珠生產線東側方向在進行施工,施工點與亮珠生產線安全距離不符合安全要求”。
   [現場] 在建駕校場地已硬化 街道辦暫扣施工工具
  23日下午,在金口村花炮廠對面,駕校場地內,幾名工作人員正在現場施工,場地路面已經硬化。該場地內,半坡起步項目已經建成三處,倒庫和側方停車等項目已完工,部分場地已經劃完線。現場施工負責人稱,他只負責路面的硬化,已經施工十幾天,現在基本已完工。至於該場地是否有手續,他表示並不知情。
  隨後,記者聯繫上駕校負責人、金口村村支書黃旭。他坦言,在未辦理好相關用地手續前就已進行駕校施工,目前他們正在申請補辦國土手續。
  對此,瀏陽關口街道城市建設與管理辦主任王羅稱,該駕校場地占地90餘畝,接到舉報後,他曾多次到現場查處,經查,該駕校項目沒有國土用地手續,屬於違規用地。
  “沒有土地手續,必須停工。”王羅稱,發現該場地仍在施工,他們趕到現場暫扣了部分施工工具。然而,由於人手有限,施工方經常偷偷開工,“如果仍無手續開工,國土部門將申請法院強制執行。”王羅稱。
  [部門] 已立案,但沒有強制拆除權限
  “我們牽頭協調多次,但問題一直沒解決。”王羅表示,他們也曾聯合國土等部門,六次組織執法強制要求其停工。
  23日下午,瀏陽市國土局執法監察大隊副隊長黃波稱,該駕校場地沒有用地手續先行開工建設,國土部門已在9月份立案,下達停工通知制止違法行為,要求其恢複原貌。
  “我們已經下達了六七次停工通知。”黃波稱,起初對方稱是種樹,後來發現硬化道路,國土部門立即下達了處罰決定書。黃波表示,執法部門在場,施工方就停工,等離開後對方又開工,“他們和我們打游擊,我們也曾和街道聯合執法過。”
  黃波表示,國土部門沒有強制拆除的權限,只有申請法院強制執行。三個月後下達的決定書生效,如果對方拒不履行,才能申請法院強制執行,“下個月才能進入強制執行程序,具體要法院裁定。”
  王羅表示,在駕校未取得合法手續前,堅決不允許其施工,街道辦已安排工作人員在現場值守,“晚上也安排人值班,防止他們晚上施工。”王羅表示,在辦好相關用地手續後,出於安全考慮,將請專業人士論證,看是否可以建一個防爆牆排除安全隱患。
  [運管部門] 未收到新辦駕校書面申請
  這所在建的駕校訓練場是否已經審批備案?對此,瀏陽市交通運輸管理所負責人李正國表示,按照國標要求,新辦駕培機構最終驗收合格後,才會發經營許可證。到目前為止,未收到該項目任何書面申請報告,也沒有備案。他表示,如果在驗收備案前,從事駕考訓練,他們將會現場查處。  (原標題:駕校快建好了 國土手續還沒辦)
創作者介紹

Juicy

as07asql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