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影視劇創作研討會17日在京舉行,與會專家高度肯定我省影視劇發展,並出謀劃策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張宏森
  李京盛
  王強
  李準
  仲呈祥
  王偉國
  閻晶明
  孫民樂
  丁亞平
  趙葆華
  劉瓊
  邢戈
    編者按:近年來,吉林影視劇創作實現了歷史性突破,一大批具有鮮明吉林特色的影視劇閃耀熒屏和銀幕,併在各項國家級獎項中屢有斬獲。在去年的華表獎當中,長影集團出品的《辛亥革命》、《索道醫生》、《馬達加斯加3》一舉摘得最佳故事片獎、最佳農村故事片獎和最佳譯製片獎,電視劇《我的土地我的家》、《長白山下我的家》、《陽光路上》分別榮獲第二十九屆飛天獎長篇電視劇一等獎、三等獎和提名獎……為總結近年來吉林影視劇創作,特別是農村現實題材影視劇發展的成功經驗,研究探討如何進一步繁榮吉林影視劇創作,中國電視藝術委員會,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電視劇司,吉林省委宣傳部,吉林省新聞出版廣電局,5月17日在北京聯合舉辦了吉林影視劇創作研討會,邀請了各級領導和專家探討我省影視劇發展,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視劇司司長李京盛把我省電視劇創作的管理歸結為兩點:理性的選擇和智慧的選擇。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局長張宏森則認為,長影集團的改革已經走上健康發展的良性軌道。
    以下為部分嘉賓發言摘要,刊載於此,以饗讀者。
    張宏森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局長)
    張宏森從電影的角度總結了我省的影視創作,並主動提到了長影集團,他說:“長春電影製片廠是新中國計劃經濟標誌性的產物,在計劃經濟時代它是非常標準的電影製片廠的模型,在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歷史時期,它所經受的磨礪,它所經受的痛苦歷程,我們應該有一個同情式的參與和理解。在這樣一個過程當中,他們挺住了,他們堅持過來了,走到了今天,開始在電影創作的道路上邁出新的步伐,值得尊重。”
    而長影集團未來的發展也面對著很多挑戰,張宏森說:“第一個挑戰,我們必須深化好我們的現實主義精神,並且把現實主義精神在今天這樣一個歷史背景下要完成現代化的轉型,就是現實主義精神的現代化接軌和現代化轉型。我們要發生思想上、觀念上、電影語言上的蛻變和變革,要把我們對於核心價值,對於‘中國夢’這樣一種電影傳遞,尋找到最為正確、最為現代、最和人民群眾相結合的審美實現途徑和審美的新道路,這是我們面臨的第一個任務。第二個挑戰就是在互聯網時代,我們必須要對電影做出追問,人人都有智能手機,一切都手機化了,手機馬上可以觀看到各種電影,在這樣一個背景下,人們為什麼到電影院看電影,這個必須從理論到實踐上得到解決。要解決這樣一個問題,可能要揭示一系列變化,會動每一個人的學術格局。中國電影和世界電影共同的生存問題都將發生改變。對於長影集團來說,要拍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必須在互聯網語境下尋找出新的表達途徑、表達符號,要找出電影存在的理由。”
    張宏森也提到了應對這些挑戰的方式,他說:“深入研究市場,研究觀眾,研究整個現代轉型,不僅是長影的任務,也是全國電影工作者的任務,甚至變成世界電影共同的任務。長影集團的改革已經走上健康發展的良性軌道,積累已經初步形成,長影有時間、有精力來面對世界電影和中國電影正在發生的這一場由技術革命引導起來的整體性的話語革命。希望長影能夠緊緊追上時代的步伐,創作出更多更好的精品力作。”
    李京盛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視劇司司長)
    李京盛主要談及的是我省電視創作的現狀,他說吉林省並非電視劇大省,但卻得到了專家學者的高度評價,這是十分重要的現象,“我覺得吉林省的電視劇創作最重要的是具有吉林特色。而從這些特色中分析和理解吉林的電視劇創作,從管理上我認為有兩點,一個叫做理性的選擇,一個叫做智慧的選擇。”
    李京盛分別解讀了這兩點,他認為理性的選擇主要是對農村題材的把握,“農村題材是一個弱勢題材,它不賺錢,吉林卻多年來把農村題材作為自己本省電視劇創作的特色題材來抓,這應該是一種文化自覺高度上的理性選擇,如果我們熒屏上沒有了農村這個群體,那起碼就缺了一半。所以對農村題材的堅持、堅守,在吉林來講,我們把它提到堅守文化使命的角度,這不是溢美之詞。”
    而選擇則是市場的規律,“從市場的角度,一個省沒有力量去做大做強的時候,那麼做小做精、做別人所沒有。吉林的農村劇已經成為了中國農村題材電視劇代表,一個省用十年的工夫來認真地做這個題材,做好這個題材,做成本省特色,做出影響力,做出讓管理部門和學術研究界都對這種現象給予關註和研討,這實在是一種非常難能可貴的堅守和一種精神。”
    從這兩點上,李京盛為我省乃至全國的電視劇創作提出了自己的建議,他說:“影視劇和市場永遠綁在一起,但是我們不能讓市場徹底左右我們,中國的文化產業,特別是影視劇產業,今後能不能健康發展,我們能不能既做到題材的百花齊放、藝術質量的上乘、觀眾的喜聞樂見,管理部門能夠堅持好自己的使命,關鍵是處理好什麼事情是市場決定、什麼事情市場決定不了、什麼事情是市場和管理必須同時下手才能解決的問題、什麼事情是留給政府部門管的事情。”
    “吉林農村題材影視劇創作的這些成績,如果歸納出對整個影視管理上的經驗和啟發來講,在這點上更值得我們思考。”他說。
    王強
    (中宣部文藝局影視處處長)
    吉林影視劇的發展有兩個方面的經驗值得我們關註。一是註重影視互動、互補。現在影視文藝領域出現影視互動、影視合流、影視不分家的趨勢,在這方面吉林做了很多努力,也取得了相當的成績,這是吉林影視劇取得成功的重要經驗。二是註重統籌組織。現在電影、電視劇是集體創作,是集體項目,每一個影視劇項目都具有鮮明的系統性、複雜性的特點,這個時候就需要提高組織化的程度,要發揮我們黨委宣傳部門、影視主管部門的組織功能,從劇本創作、拍攝生產,到後期製作、修改、宣傳,播前預熱等等,各個環節都要全方位來梳理好,吉林影視劇特別是農村題材影視劇在創作過程註重提高組織化程度,也是吉林影視劇創作取得成績的重要經驗。
    李準
    (原中國文聯副主席、文藝評論家)
    吉林影視劇給人的啟發,有三點最突出:第一,吉林影視劇創作從來不跟風、不盲從,一直堅持從本省的實際出發,主打農村現實題材創作。
    第二,吉林影視劇創作不靠大投入、大製作,也不依賴高科技,甚至不以大牌明星戰略為優勢,而是依靠領導者和創作者在生活中的感悟和發現,創造出新鮮的動人的藝術形象。
    第三,吉林的影視劇創作形成了有效的運作機制,培養出了一批獻身於影視劇創作的優秀人才。這是吉林省以比較小的資金投入,持續創作出這麼多優秀作品的一個重要啟示。
    仲呈祥
    (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原中國文聯副主席、文藝評論家)
    吉林影視劇對中國影視劇最大的貢獻,也是最大特色,就是在為農民寫戲,真正落實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
    吉林影視劇創作是從一個重要方面昭示出一條符合習近平總書記講的,珍視自己的歷史傳統、文化積澱、基本的省情,並且蹚出了一條有吉林特色的影視劇發展道路。吉林影視劇對中國影視劇最大的貢獻,也是最大特色,就是在為農民寫戲。
    吉林的每一部農村題材作品幾乎都是對農民在現代化歷史進程當中的生存狀態、思維狀態有了新鮮的發現。當然這個思想發現不是乾癟的、不是說教的,而是審美化的。
    我想提點建議,一是立足於自身,並且吸收全國一流的創作人才。第二就是要善於發現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裡邊蘊含的基本文化基因。第三是善於利用歷史鏡鑒的啟迪。
    王偉國
    (中國傳媒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吉林省影視劇創作最大的特點是充分表現出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吉林省農村題材電視劇創作濃縮了中國30多年來農村改革進程,這在全國是獨一無二的。
    閻晶明
    (中國作協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文藝報》總編輯)
    吉林影視劇的地域特色是非常鮮明的,但視野也是非常廣闊的。有很強的時代氣息和氛圍,或者說都在農村題材創作基礎之上,註入了很強的時代主題,這點非常難得。
    孫民樂
    (中國人民大學現當代文學教研室主任)
    當城市化使人類出現價值迷失的時候,家園作為一個警醒的作用,而土地就是永遠的家園,農村和家園、土地和家園,因此我們要重新站在農村的文化立場上講故事。
    丁亞平
    (中國藝術研究院影視研究所所長、研究員)
    吉林影視劇充分展示了優秀的傳統文化、民間文化,可以概括為吉林的新文化,這種魅力非常不同凡響。從歷史上看,它是長影在新世紀的新的發展。
    趙葆華
    (中國電影文學學會副會長、著名編劇、評論家)
    吉林影視劇堅持與發展了現實主義傳統,不僅反映生活的本質,而且還呈現生活的魅力,這就是對現實主義的發展,體現生活的本質、時代的趨向。
    劉瓊
    (《人民日報》文藝部文藝理論評論室主任)
    吉林影視劇特別尊重地域傳統,正視文化新變。吉林影視劇有著很強的現實和歷史的意義。它有能力對現實發言,很多作品出來擲地有聲。邢戈(中國電視藝術委員會評論員)
    真情是吉林影視作品的共同特征,這是這個團隊、這個創作能夠持續十幾年二十年的原因。我一定要向吉林影視創作的團隊表達我的敬意。
    本報記者 殷維  (原標題:為民抒寫 為民代言 為民立傳)
創作者介紹

Juicy

as07asql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