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興起的短篇小說網絡零賣,被業內一些人士認為是解決短篇小說銷售困境,大幅提升短篇小說地位的標誌性事件。但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小說零賣固然新奇,無奈價格太貴,一部短篇小說的電子書甚至貴過一部長篇小說電子書。這不得不讓人懷疑書商代償解決短篇小說銷售困局的誠意。
  短篇小景觀設計說終成獨立商品
  舊時上海膠原蛋白的醬油和菜油是可以零賣的——居民花不多的錢,買來夠用的調味品,這被認為是最實惠之舉。近來,這種銷售模式進入文壇。以往讀者要購書就一本書全部買去,但現在他們可以一篇篇作品地買。幾天前,知名中短篇小說家蔣一談與噹噹網合作,推出作品“單篇銷售模式”,即蔣一談的24部短篇小說電子書,可以分別單獨付費下載。
  這種模式足以讓短篇小說家們興奮。因為按照以往的模式,小說家們寫出一部短篇,在文學雜誌上發表拿過一次稿費之後,如果還想靠這部短篇賺錢,就非得再寫一些短篇,當這些短篇加在一起能夠湊滿一本書的厚度,那才可能出版成短篇小說集而拿版稅。“但是你知道,創作一部短篇的難度未必比長篇低,有的時候別人已經寫了幾部長篇了,我們還湊不齊一部短篇小說集。收入自然是沒法比的。”一位小說家支票借款對記者坦言。
  一旦小說零賣後,短篇小說也就成了獨立商品msata,小說家隨寫隨賣,再不用為“湊書”而焦慮。業內甚至預言,小說零賣可以破除文壇愈演愈烈的“長篇崇拜”。記者註意到,其實網售單部短篇小說早有雛形。今年3月,京東與天下霸唱、那多和蔡駿簽約,獨家銷售他們的短篇小說《天坑·鷹獵》《告別》和《不微笑的蒙娜麗莎》。讀者反響熱烈。人們甚至歡呼,短篇小說的春天來了。
  定價高受斂財質疑
  不過讀者很快從最初的欣喜之中冷靜下來,因為他們發現,小說零賣的買賣,遠沒有零買醬油那麼划算。就拿此次蔣一談零賣的24部短篇小說之一《赫本啊赫本》來說,電子書打6折之後還要2.99元(原價高達5元),而含了7部短篇作品的小說集《赫本啊赫本》電子書折後價只有6.5元。短篇小說零賣之後大有身價暴漲之勢。
  這還不算。幾個月前,賈平凹長篇小說《帶燈》的電子書叫價15元,曾引起一片驚呼,被稱為“史上最貴長篇小說電子書”。之所以如此,是因為目前一部長篇小說電子書定價一般在2~5元之間,超過這個價格,便會無人問津。而現在一部零賣的短篇價格可能就要超過一部長篇的價格,這個定價實在貴得有點離譜了。
  “短篇小說固然因短小而精貴,但也不至於這樣獅子大開口。就好比一顆珍珠,固然晶瑩剔透完美得很,但總不能貴過一串上乘的珍珠項鏈吧!”資深出版人李德明頗為尖銳地指出:“不知怎麼了,我從中感到了一種急吼吼賺錢的樣子,似乎是短篇小說家窮得太久了,急需通過零賣來改變命運。”
  現在的問題是,只要銷售心態沒有趨於平和,小說零賣就可能陷於形式大於內容的尷尬境地。不可否認,零賣是解決短篇小說困局的一個良方。但前提是,短篇小說家必須警惕心態從最初的自卑到自傲演變。畢竟,文學從來都應該是平和的。(據《青年報》)
  (原標題:短篇小說網絡零賣定價高被疑斂財)
(編輯:SN085)
創作者介紹

Juicy

as07asql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